观众不满4成的欧洲杯照样可以有192亿元的收入

欧洲杯已经正式开打了一周有余,但在社交网络上最热的相关线日,葡萄牙球星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在出席发布会时,将桌上的可口可乐移开,以表示自己要喝更加健康的饮料。

俄罗斯队主教练切尔切索夫在发布会上,手法娴熟地用一瓶可乐撬开了另一瓶可乐,当场畅饮起来;比利时球星卢卡库和乌克兰球星亚尔莫连科,则选择将饮料摆到更显眼位置,明示赞助商赶紧跟他们联系代言事宜。

有人说,为什么要禁止?这样“玩梗”,可口可乐和喜力又赚了关注度,又省了广告费,不是挺好的吗?

这个问题,得从欧洲杯的经济账说起了。在这本账簿上面,不只有可乐和啤酒,还有电视、主办城市、抖音、支付宝……

2016年法国欧洲杯的商业赞助总共为欧足联带来了4.83亿欧元的收入,占了赛事全部收入的25%,比票务收入和招待收入加起来都要高。

上届欧洲杯,可口可乐在300家酒吧提供了冰箱、Wi-Fi设备,在机场、车站投放了大量广告,光是联名的球星卡就交易了1500万次,极大地提升可口可乐的品牌热度——当然,也极大地提升了欧洲杯的热度。

再看喜力啤酒,虽然是本届才成为欧洲杯赞助商,但早在1994年,喜力啤酒就开始赞助欧足联旗下的欧洲冠军联赛了,也是一位感情深厚的金主爸爸。

本届欧洲杯,欧足联总共拉来了12个顶级赞助商,除可口可乐、喜力这样的常年老主顾外,还有不少近年加入的新会员,比如来自中国的海信、支付宝、TikTok和vivo。

海信和vivo都在积极谋求将产品卖到海外市场,提高品牌知名度;支付宝支持了本届欧洲杯的线上购票,TikTok则获得了本届欧洲杯的赛事回放版权和原声带授权,他们的目标是进一步融入外国人的日常生活。欧洲杯的曝光度、话题属性以及影响力,都是这些中国企业所看重的。

欧足联努力维护可口可乐和喜力,其实也是在向这些来自东方的“新会员”表个态:哪怕小到桌上的两瓶饮料,只要是赞助商的权益,都会得到尊重。

欧足联这么卑微,也是有道理的,毕竟这一届欧洲杯,太来之不易了——被推迟了一年,好不容易举办了,又有一堆麻烦事。

在西班牙塞维利亚,可以容纳57000人的奥林匹克体育场本来是当地居民的疫苗接种点,每天能够完成8000剂新冠疫苗的注射工作。但现在,它需要举办欧洲杯比赛了。

最近一个月,已经陆续有西班牙队、瑞典队、斯洛伐克队的多位队员和教练在新冠检测中呈阳性,为大赛的顺利完赛蒙上了一层阴影。

举办体育赛事,初衷之一是提倡锻炼,宣扬健康,但如今体育赛事居然成了威胁人类健康的一大不安定因素,所以关于举办本届欧洲杯的质疑声一直就没停过。

本届欧洲杯为了扩大营收,特意将举办地从过去的1-2个国家和地区扩展到12个国家和地区。在疫情暴发前,西至大不列颠岛,东抵里海,不论经济基础如何,许多城市都铆足了劲去竞争举办权。

最后还是欧足联看不下去了——你们不怕疫情暴发,我可怕背黑锅。于是,欧足联单方面取消了毕尔巴鄂的主办权,并赔偿了毕尔巴鄂为举办比赛而投入的先期费用130万欧元。

从往届欧洲杯的收入构成看,电视转播才是最大的一块蛋糕——从2004年开始,电视转播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都在50%以上。

去年疫情刚暴发时,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取消欧洲杯的就是国际职业球员工会(FIFPRO),口号非常振奋:“足球不应该畏惧病毒。”

因为对球员来说,欧洲杯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成名快径。今日拿走两瓶可乐也能引发全球热议的C罗,当初就是在2004年的欧洲杯上一战成名的。

随着足球商业化的发展,欧洲杯、世界杯都不再仅仅是一项体育赛事,更是一门生意,一棵日进斗金的摇钱树。

2012年欧洲杯,欧足联在国家队比赛方面有14.2亿欧元进账,2016年,这一数字增长到了21.6亿欧元。2020年,即便面临着种种历史级的困难,但欧足联仍然预估本届欧洲杯能实现25亿欧元的收入目标,折合人民币约192亿元。如果不算NBA、英超这样持续一整年的赛事,欧洲杯的赚钱能力,仅次于世界杯和奥运会。

一方面,不办要赔钱,以及一堆麻烦事;另一方面,办则可以赚很多钱,还能让球员、球迷开心,解决就业,提振经济。虽然有疫情扩大的风险,但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该怎么选,答案其实已经非常清楚。

健康还是赚钱?面对这样的问题,大家都会回答健康,但当天平另一边的砝码不断加重,答案最终还是会彻底逆转。

同样延期了一年的还有东京奥运会,这项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古老赛会,长久以来被日本政府寄予了厚望,但却无关体育,而是觉得它能提振一下日本经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