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子很重要”6号位球员为何越来越抢手?

今年夏天,足坛转会市场上共诞生了多名亿元先生,其中前三名均来自中场,前两名都是防守型中场,也就是6号位。随着足球战术的与日俱新,防守型中场,也就是后腰,其职责远不止诞生初期的拦截扫荡,稳定的传球、卓越的大局观乃至一定的后插上属性都被放到了同样重要的位置上。

如今,想要觅得一位攻防俱佳的后腰绝非易事。因此,每当一位出色的后腰苗子诞生,总会引来各大豪门的一众哄抢。

今年夏天,阿森纳对心仪已久的赖斯伸出橄榄枝,据称曼城也一度加入了这场顶级后腰的争夺战,最终枪手以打破队史转会纪录的1.166亿欧元将其拿下;也在今年夏天,效力于布莱顿的厄瓜多尔后腰凯塞多成为众多豪门的争抢对象,利物浦一度成为其潜在下家,但切尔西后来居上,用1.16亿欧元转会费将其拿下。

其实就在今年1月份,切尔西才刚刚以1.2亿欧元的转会费从本菲卡引进阿根廷后腰恩佐,恩佐与凯塞多的“亿元组合”也被视为新赛季切尔西中场的最大看点之一。

如果从足球诞生之初的位置分配来看,6号位的主要职责是在防守端发挥作用,或拦截,或扫荡,这也是我们将其称之为防守型中场的原因。这样一个干“粗活累活”的位置,为何在当今的足坛形势下发生了质变?

现代足球诞生初期,大量堆积前锋成为常态,“九锋一卫”、“七锋三卫”等阵型屡见不鲜。久而久之,人们发现盲目增加前锋人数不仅于进攻无益,反倒造成前场过于冗杂,进攻配合非但未有好转,防守时还要面临中门大开的尴尬景象。

此后的235阵型虽然一度为足坛带来了活力,但随着各大主教练对于越位规则有了更清晰的了解,他们放弃了充满观赏性但实用价值不高的进攻理念,更加保守务实的造越位方式登台入室,成为足坛主旋律。由此而来,造越位战术被过于放大,足球的进攻观赏性被极大压缩,1925年纽卡斯尔0:0战平伯恩利后,低迷的上座率、糟糕的观赏性让英足总下定决心对越位规则进行改革。

具体的改革内容笔者不在此过多赘述,大家只需要知道,此次规则更改后,235阵型不再是造越位战术的最佳选择,反而成为了漏勺。

在此背景下,英国人查普曼针对这一变化发明了WM阵型。这一阵型将235体系下居中中场位置稍稍回撤,来到两名后卫中间,起到协调中后场的责任。当时并无明确的6号位概念,因此人们仍习惯性地将这位回撤中场称为中后卫。

不过从实际情况来看,这名“中后卫”所承担的职责更加丰富,不仅需要防守拦截,还有了一定的出球职责,且位置比身旁的两名中后卫也更靠近中场。

查普曼的创造性改革应对了越位规则变化带来的突发情况,也顺利为阿森纳开启队史第一个王朝,紧接着引发了足坛战术的全面革新。站在今天的角度上回望历史,6号位真正的发源地,应当就是查普曼的WM阵型。

1958年世界杯,巴西人发明了424阵型,对于中场的重视度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境界。凭借着这一套更为先进的理念,桑巴军团在世界杯的赛场上无可阻挡,也推动着424阵型风靡全球。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1958年的巴西虽然用一套424闻名四海,但在实际操作中,处于左边锋位置的扎加洛常常主动回撤给加林查和贝利创造空间。回撤后的扎加洛来到中场,巴西队的阵型就从424变成了433,足球世界中真正意义上出现了后腰的雏形。

到了1962年,巴西人将这一套理念进一步发扬,扎加洛的位置被固定为中场,有效缓解了身旁已经34岁的迪迪的压力。这一变动是巴西队的阵型呈现为不规则的433,尽管还没有具体的后腰之名,但人们都已知道,前锋称霸足坛的历史就将过去,中场的战术地位正在迅速提升。

20世纪60年代,意大利人将清道夫位置进行改造,纯粹防守成为过去式,清道夫被赋予了巨大的自由权,他们可以根据自己对于比赛的理解适时调整位置,或前攻,或深度回撤。

这类踢法最大的获益者是国际米兰,阿曼多-皮基作为蓝黑军团的自由人,一方面保持着出色的拦截防守效率,另一方面也将自身的出球组织能力最大化,将全能球员这一概念发扬光大。20世纪60年代,国际米兰凭借着这一套战术拿下三次意甲冠军,并连续两个赛季夺得欧冠冠军。

这位巴西中场在1982年世界杯绽放光芒,尽管他的位置在中场靠后,但法尔考的个人技术完全达到了作为中场核心的水准,无论是高强度身体对抗下的盘带,还是面对多人围抢下的出球,法尔考的一招一式总能如大师般云淡风轻,就连马拉多纳也对他称赞有加:“我当时想蹬踏的是法尔考,因为他在中场的调度太自如了。”

法尔考的成功使后腰的战术地位迅速提升,艺术流后腰一时风靡足坛,此后的雷东多、皮尔洛、阿隆索等人都承载着一代球迷的宝贵回忆。

后腰在足坛战术的漫长发展过程中早已褪去了“只会防守、技术粗糙”的刻板标签,新世纪的顶级后腰不仅要具备防守拦截能力,更要懂得调度全场、出球组织,这也是后腰们在转会市场上炙手可热的重要原因。

现在我们继续将6号位称之为防守型中场,的确有一些不合时宜了。他们所干的工作绝不止防守一项,在不少豪门球队中,人们提及后腰的第一印象,往往是后卫线至中场线的润滑剂,是指点江山的中场大师,更是协调全局的“阵眼”。

综合来看,如今的后腰大致演变出三种类型——中场破坏者(兽腰)、中场核心以及组织核心。当然,笔者必须要强调,许多顶级后腰可能同时具备这三种类型的能力,不少时候都是根据对手以及主教练的临场安排合理调整战术,以适应球队风格。

中场破坏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兽腰,他们的防守职责大于组织,很多时候都在中场靠后位置起到拦截扫荡的作用,一方面可以有效保障后卫线身前的稳定,另一方面也能够在中场失势后第一时间前插弥补。

这一类型的佼佼者无疑是曾效力于皇家马德里、切尔西等多家球队的法国后腰马克莱莱。这位法国球星跑动能力极强,覆盖空间巨大,当皇马群星在前场用一个个进球引爆足坛时,马克莱莱退居后方甘当绿叶,其战术价值丝毫不低于进攻端的任何一位巨星。

卡西利亚斯对于马克莱莱的评价则更加直接:“如果一定要在那一届球队中留下一人一直当我的队友,我不要齐达内,也不要菲戈,甚至连罗纳尔多也不需要,我只想要马克莱莱。”或许,作为门将的卡西利亚斯更能理解一位顶级兽腰对防守带来的帮助,才对马克莱莱如此推崇。

马克莱莱之后,他的法国后辈坎特继续在英格兰足坛闯出了一片天。坎特并不能被视为纯粹意义上的兽腰,因为他也曾被前提位置参与组织,在进攻端贡献力量。

但单论防守,巅峰时期的坎特绝对是世界第一的扫荡机器,15~16赛季的场均4.7次抢断、场均4.2次拦截、场均1.5次解围;即便在更多参与进攻后,坎特单赛季的场均抢断和场均拦截都能达到两个以上。如今的坎特虽然已经32岁且遭遇多次伤病,但依旧是当之无愧的中场大闸,场均3.5次抢断让吉达联合的中后场防守稳若泰山,截止到两轮联赛结束还未丢球。

切尔西本赛季引进的凯塞多也是一位防守扫荡能力极强的后腰,2022~23赛季,凯塞多在进攻三区夺回球权次数达到了142次,仅次于罗德里和赖斯。其跑动能力出色,覆盖面积巨大,无论是机动性还是就地反抢能力都达到了世界顶级水准,在恩佐身旁,凯塞多移动和拦截能力俱佳的优点将被最大程度发挥。

组织类型的后腰几乎完全是兽腰的反面,他们的位置虽然处于后腰,但扫荡能力非其所长,更多时候是要利用他们出色的脚法和节拍器作用,串联起中后场的组织调度,并在适当时候利用长传打击对手的身后空档。

这一类型的代表人物是前意大利国脚皮尔洛,时任AC米兰主帅安切洛蒂对球队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一项足以颠覆战术格局的伟大创新就是让皮尔洛从前腰移至后腰。之所以让皮尔洛去打后腰,并不是因为他的防守拦截能力有多么出众,而是希望用位置的后撤来避开其缺点,从而让这位意大利中场有更多的空间组织调度。

从那时起,皮尔洛就用他在后腰的顶尖发挥定义了一个全新时代,传统型防守后腰固然是一个重要选择,但后腰也可以是纯粹的进攻球员,这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拖后组织者。

举例来说,目前效力于阿森纳的若日尼奥就是典型的组织型后腰,2018~19赛季登陆英超后,他在防守端的各项数据基本上都排在同位置前10开外,其中场均解围和场均封堵都在同位置的20名开外。

若日尼奥并非拦截扫荡型后腰,其在中场拖后位置的梳理组织才是切尔西所需要的——18~19赛季,这位意大利中场场均传球次数达到了84.3次、传球成功率达到了89%,均可以排在同位置第一。除此之外,他还创造了6次绝佳进球机会,排名同位置第2;场均关键传球次数达到了0.8次,可以排在同位置第6。

通常来讲,作为组织型后腰的另一大必备技能则是长传。皮尔洛在拖后位置的长传调度可谓惊艳足坛,后世类似于此的后腰大师无不将长传视作必备技能之一。一方面,后腰相对靠后的位置让他们的受逼抢程度远不及中场队友,可以在相对从容的环境下寻找出球机会;另一方面,后腰乃至后卫线的控球必然吸引对手整体防线前移,身后空档暴露的概率无疑增大,这也为长传创造了更大的空间。

我们依旧以若日尼奥为例,2018~19赛季,这位意大利国脚在英超联赛中的长传成功率达到了72%,位列同位置所有球员中的第一名。

中场核心是后腰的第3种类型,也是当今世界足坛最需求的后腰类型。随着足球战术的与时俱进,后腰的职责由单一向多元发展,曾经或专心于防守或专心于进攻的时代早已过去,即便是后腰也往往会被同时赋予攻防重任。训练的针对性加强、战术理念的反复灌输······让当今世界足坛已经出现了不少全能型后腰,他们在防守回位状态下能够独当一面,镇守中场,在进攻时也能适度前插用传球或射门为球队寻找机会。

早年间,巴萨的布斯克茨无疑是中场核心类型后腰的代表人物。这位有着球盲过滤器之称的西班牙中场技术扎实、意识上乘,在巴塞罗那多年担当主力,是红蓝军团在各条战线斩获桂冠的中场关键人物。

尽管那时绝大多数的光芒都集中在MSN或是哈维、伊涅斯塔身上,但站在今天的角度回望历史,没有人能够否认布斯克茨以后腰之力在攻防两端的重要地位。

纵观布斯克茨的职业生涯,他在攻防两端的数据都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2009~10赛季,才刚刚20出头的布斯克茨在联赛中的场均抢断和场均拦截分别为2.5和2.9次;此外,他还贡献了两次助攻,场均传球次数也达到了59次,传球成功率则高达90%。那个赛季的布斯克茨还贡献了高达87%的长传成功率,排名同位置第一。

即便在上赛季,垂垂老矣的布斯克茨依旧能够完成2次场均抢断和1次场均拦截,他还贡献了4次助攻,创造了4次绝佳进球机会,场均关键传球次数也达到了0.8次。无论是64.4的场均传球数还是89%的传球成功率,又或是78%的长传成功率,都能保证职业生涯暮年的布斯克茨依旧是西甲出球最稳定的后腰之一。

今年夏天以1.03亿欧元加盟皇家马德里的英格兰中场贝林厄姆就能够胜任多个位置,他也是当下足坛全能型中场的代表人物之一。

曾经效力过皇马的英格兰球星欧文对贝林厄姆的能力大加赞赏:“他拥有成为一名全能中场的特质······我和最好的全能型中场之一杰拉德一起踢过球,他不是6号位球员,并不想拘泥于一个位置,很多时候他会前插并收获助攻或进球,贝林厄姆同样是如此。”

2022~23赛季,贝林厄姆在德甲的场均抢断高达2.5次,他还奉献了4次助攻、7次绝佳机会创造、51次场均传球、1.1次场均关键传球。更可贵的是,这位英格兰中场还有8个进球,场均射门数达到了2.1次,场均射正数达到了0.8次,场均过人数达到了2.7次,这几项数据都可以排在同位置第一。

贝林厄姆并不是6号位,但他在场上的职责任务早已涵盖了6号位,这无疑是当下足球战术发展的大势——传统意义上的“各司其职”已经成为过去式,球员们必须要适合更加多元化的战术任务,无论在进攻还是防守端都能够为整体体系作出贡献。

瓜迪奥拉在球员时代就司职后腰,走上教练生涯以后更将后腰视为其战术发起点的关键环节。如今,瓜迪奥拉不仅将传统的后腰理念玩转,更开发出“边后腰”、“中后腰”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后腰理解,极大提升了球队中场的多元性。

2019年7月,曼城以7000万欧元的转会费从马德里竞技购入罗德里,成功完成了球队在后腰位置的革新换代。

从实际效果来看,一位顶级新兴后腰的加盟足以奠定未来数个赛季的中场格局,瓜迪奥拉多次赞扬罗德里为球队攻防所带来的贡献:“罗德里是非常出色的控球后腰,没有语言可以体现他在球队中的作用。无论是有球状态还是无球状态,他的存在,以及他在持球时出色的决策能力,都对球队至关重要,只要他看到进攻空间,就可以把球传到那个位置。”

瓜迪奥拉这番话可以让我们充分理解后腰当下在足坛战术格局中的重要性,后腰就像球队攻防转换的枢纽,在进攻组织端,随着战术潮流对后场出球的愈发重视,类似于早年越过中场直接长传的战术早已落伍,门将及后卫的出球能力被大幅提高。

在此背景下,为了尽最大可能缓解后卫线出球压力,就必须要有一位球员起到衔接后卫线与中场线的作用,这个球员就是后腰。

后腰拿球后,退可与两名中后卫形成三角传递,有效调度对方前场球员的跑位;进可与其他的中场队友形成连线,又或者直接寻求简单明了的直塞或长传。甚至有一些后腰具备不错的包抄抢点能力,可以在长时间的压制进攻中前插至对方禁区,或者在定位球进攻中参与抢点。

在上赛季的欧冠决赛中,罗德里就将现代后腰在攻防两端的属性演绎到极致,他在中后场的组织衔接盘活了曼城的出球,高达92%的出球率有效保障了蓝月军团的中后场稳定性。而关键时刻的前插更展现了其精湛的脚法,第68分钟B席的倒三角准确找到了禁区弧顶的无人盯防区域,罗德里积极前插后的推射直接为曼城带来队史首座欧冠冠军。

如今,想要成为一支顶级球队,一流后腰的坐镇就显得不可或缺。本赛季的利物浦因缺乏后腰在转会市场上寻寻觅觅,稀缺的人才以及高昂的价格让红军的补强之路磕磕绊绊,反复纠缠之后依旧没能迎来心仪的凯塞多,由此也可以侧面反映出后腰人才的炙手可热。

6号位在历史上经历了漫长的发展过程,从开始的专职防守,到1982年世界杯的艺术型后腰,再到新世纪职责的愈发多元化。从后腰的发展变迁,也能够一窥足球战术的与日俱新,单一的进攻或防守逐渐成为过去式,后腰不再成为防守球员的专属代名词,一些顶级后腰甚至可以兼顾进攻与防守,在某些时候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场核心。

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后腰依旧可以保持着极高的战术地位,他们是攻防转换的枢纽,更是稳定军心的定海神针。拥有一个好腰,不仅能够保持下限,更是向上攀登的绝佳利器,毫不夸张地说,又一个属于后腰的黄金时代正在拉开帷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